今天怼雷狮了吗

落雪无声

p1是顾蕾娜西蒙贴贴,

P2是我桌魔改。


——我呢,一直想要杀掉安德烈哥哥呢。

——……明明已经成功了,为什么你又出现了?

画完的那一刻:我去,神作

画完两秒后:删了吧

更新一下置顶


我是凌潇,人在跑团,是kpl,一般都在做kp。


主要是美模和中模,日模也有在跑。

混月计/诡秘


随缘产粮,因为画的太丑可能会时不时删画。


tx→1433875099

原来我还是个写文的同人女

【红索】如影随形

*与历史不符纯属捏造

*我流较多

*是练笔

*不知道是什么向,我觉得cp向

*梅迪奇提到的不是很多,后续会修修

  

  索伦有一个哥哥。

  她的哥哥比她早出生几年,继承了家族未来的大权与家主的位置,在父母的偏爱下出生。所以比起索伦,她那耀眼夺目的哥哥在家族内更为引人注目,无论是天赋还是个性都符合家长对于继承人的期待,而之后出生的索伦在他兄长的分摊之下,便是不再有过多的压力与期待,幼年的索伦享受着哥哥所无法享受的宠爱,当她在阳光明媚的花园里品味下午茶时,她的哥哥早已被赶进训练场,在老师的教导一遍又一遍地练习剑法,挥洒汗水。他们说,在她哥哥的庇护下,她可以同那些贵族小姐一样接受上等人的教育在温室里长大,这话不知什么时候被小索伦听去了,或许是因为猎人的血统所让她拥有的那份好胜心与勇气,当天晚上便是把那些洋娃娃玩偶小礼裙一丢,抱着剑跑到她的父母面前坚定的说她要同哥哥一起,她绝不做依附于他人羽翼下的稚鸟。这可把索伦的父亲高兴坏了,接连夸赞索伦虽是女孩子,却也有男人的志气,从那之后,小索伦就被批准就同他的哥哥一起练习。

  只不过,年幼的孩子总是吃不了太多的苦,小索伦在经历了堪称地狱般的训练,就差没瘫倒在地上。她记得,这个时候她的哥哥总会特意跑过来嘲笑她,让她滚回去继续享受大小姐的生活。为了消化魔药,猎人途径说的话总是算不上“动听”,好几次反驳不过的小索伦没被气的咬咬牙差点毫无风度和章法地扯着那红艳的长发揍,惹来的只是自家兄长的一阵大笑与揉乱自己头发的手。不过在那之后,索伦就把留了几年的长发剪短了,毫不怜惜地剪地与男孩子一样。在她的哥哥抚摸上她的头发时,还为此可惜了好一阵自己的妹妹越来越不像女孩子,当然,作为主犯的索伦本人自然是不会有任何遗憾,她只是美滋滋地想,不像女孩子才好,女孩子都只能待在家里安分守己,而她总有一天要踏上战场,去厮杀,为家族争取荣誉,甚至是去牺牲。

  就与哥哥一样。

  童年都会是大多数人最为快乐的时光,而青春期的少女对于异性恋爱的懵懂在索伦的身上也同样体现,只是她从未意识,从小向往独立的她从不依赖她的哥哥,她便是将那份少女的怀春心理藏于心底,以嘲讽与打闹作为相处的方式,他的哥哥为她,为他们家承受了多少的压力她自然是知道的,即使她与哥哥一同承受着相同的训练,过着同样的日常,家主的重任永远也只会压在他哥哥的身上,而索伦家的长子总有一天会踏上战场,只是这比索伦想的预料的更早,当未来的黑皇帝发起了踏上寻找第二块亵渎石板的号召,早已成为序列一的兄长便是追随上祂的脚步,没有人会拒绝造物主陨落之后遗留下来的遗物。况且在听说记载了完整序列的魔药配方与仪式之后,纷争不断的北大陆各大家族自然对此垂涎若渴,只是缺少能够顶住来自各方压力真正能够站出来,抓住时机的人。联合了亚伯拉罕家与查拉图家的所罗门既然向他们抛出了橄榄枝,便是没有拒绝的理由。索伦还记得那一天他的哥哥拍了拍他的头,让她好好在家消化魔药与练习。等到他回来之后,就可以放心地把自己组建的那支军队交给他。“我才不需要,我自己可以做到。”丝毫不领兄长情的索伦朝他做了个鬼脸,随后就跑回自己的屋里去了,锁上了门。

  他没有去面对这一次的分别,即便他知道,能够各大家族的家主不得不自己前去寻找,也就意味着这一次寻找亵渎石板的旅程有极大的可能性九死一生。真胆小啊,索伦。这种时候不应该笑着嘲讽祂要是怕了可以带上我,这样的话吗?索伦不经嘲笑起自己的落荒而逃,然而这么想也是没有用的。他只是一个半神,一个序列四,他又能做什么呢?索伦从不认为自己弱小,按照他的话来说,没有人是弱小的,只是自己还不够强。

  这一去,便是寥寥数年。

  他一直在这里等待,从序列四到序列三,再到序列二,他每踏出一步都向着他心目中的兄长前进,儿时打败祂所定下的约定只会成为索伦愈发愈加坚定的决心,他将这一切磨成利刃,等待着他兄长的回归,在这漫长的时光之中,他有了自己的亲信,有了自己的队伍,却迟迟不见想要见到的人回归——直至亚伯拉罕家的家主亲自将红祭司途径的配方与一份序列一的非凡特性所带回来,才击溃了他唯一堪称侥幸的念头。那个夜晚,他拥有最后一次哭的权利,但他没有哭。

  索伦继承了索伦的名字,索伦成为了索伦。

  他曾记得有人说过,自己在半神之后转化成男性,那张面容便是与自己的哥哥有七八分相似,镜面中倒映出他的面容,硬朗,坚毅,他早已逼迫自己忘记他的哥哥究竟是什么模样,但他记得曾被他拽于手中,他的哥哥柔顺的长发,如同黑夜里燃烧的火焰般红艳。而他早已在数年前剪去,只因他小时候那小小的任性。索伦,你说这怎么会像呢?

  然而任何事物都敌不过命运所开的无关大雅的玩笑,当索伦前去拜见新生的黑皇帝,与主麾下的战争天使擦肩而过的瞬间,仅仅只是那互相一瞥便是惊艳到了祂,战场上还未褪下盔甲的梅迪奇带着风尘与斑斑血迹前来,祂嗅到熟悉的硝烟味,正如祂兄长每一次从战场上回归之后,祂所从祂身上嗅到的那样。就在那一刻,祂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想法,其实自己的哥哥从未离去,随后祂又在心底狠狠地痛骂了自己一句,那是红天使梅迪奇,你没长眼睛吗?只是匆匆离去的一个身影,就可以随随便便的让你回忆起那些东西吗?然而被扎根在心底的悸动与遗憾,却是因为那一眼再也别不开目光。

  “很像是吗?我也觉得乍一看很像。可是你要知道,一些事,祂可不是我们现在能搭上话的。”从小到大的闺蜜兼宿敌不知什么时候过来拍了拍祂的肩膀,尽管祂们两个同为猎人途径的家族却也是从小相处,仅仅只是一个举动,便是能够摸清楚对方的心思,不,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就像现在这样。“又不是谁都能做我哥哥。”索伦呸了一声,从梅迪奇的背影身上收回了目光。

  猎人的梁子算是这么结下了。

  在那之后,索伦就时不时地在梅迪奇的面前晃悠。“恰巧”“偶然”这种词汇梅迪奇已经不知听了多少遍,但可惜人家确实公事公办,证据确凿,若非如此,梅迪奇都要找个角落把祂摁着问祂是不是喜欢自己,连艾因霍恩出现的次数都没他多,但事实上梅迪奇也不是没这么做过,可惜索伦只是狠狠地和祂对嘲讽了一顿,有意思,这还是梅迪奇第一次看到这么有能耐的家伙,还只是序列二,祂是可以杀了这个对自己大为不敬的家伙,只可惜这是在所罗门帝国。万事还得先看看主的那个盟友的面子,不过也无关紧要,全当是战场之下一点小小的乐趣。

  “你哪来的资本与自信?小家伙,我上战场的时候,恐怕你还在喝奶吧?”

  “那这么多年了你不也还是序列一?红天使大人,看来我们彼此彼此?”

  梅迪奇的话语忽然停止了。刹那间,索伦感受到了一股来自上位者无形的压迫感挤压着祂的思绪,挤压着祂的内脏,冷汗不断从祂的额头上冒出,那是上位者对下位者所造成的威慑力,仅仅只是几秒钟,便是让这种感觉刻入了索伦的脑海之中。梅迪奇一如既往张扬地勾起唇角,说出的话却一点也不符语气中的愉悦。

  “为此感到庆幸吧,小家伙,你还活着。”

  祂确实是在一瞬间动杀意了。

  直到梅迪奇的离去,索伦还尚且心有余悸。

  很相似,但是却不同。语气,态度,进攻方式,祂的身上有他的影子,但是却不会是他,也不可能是他。但是,一些已经萌芽了却不同于此的感情却是在交往之中开始成长,或许是与祂曾共赴战场时并肩作战,也或许是在相遇时彼此的嘲讽与威胁之中,又或许那躲于墙角,见不得人的亲吻,祂还能在恍惚间梅迪奇身上看见兄长的影子与祂重叠,但那已经开始逐渐淡去,梅迪奇是梅迪奇,祂永远不会是另一个人。但那份不同于亲情,那份不同于爱情,祂不理解也不明白的感情只能够去压制,只因为祂是索伦,是索伦家的家主,最为有可能成为红祭司的人,祂必须一心一意将兵刃用于战场上为陛下去镇守疆域,祂也必须踏入这谭深水之中,防备身边的每一个人在未来有可能会杀死祂的人,无论是艾因霍恩,还是梅迪奇。

  很多时候,我们都身不由己,无可言说的感情,注定的命运,但我从不后悔我所做过的那些事,哪怕只有一瞬间曾为你动过心。

  就像当烈火席卷战争,利刃指向了咽喉,终将会料到会有那么一天。

  “梅迪奇,我不会为你而死,你只能杀死我。”

「母神门」无名

*母神门预警

*和AI斗智斗勇写出来的


祂是多么怜爱祂的这位行走于星辰之间,满身充斥着伤痕与灰尘的孩子,高傲不可一世璀璨的蓝宝石最终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流放于那颗蓝色的星球之外,而且在无尽的岁月中他的身体还不断的变化,若非不是最为接触到门的门槛,恐怕在千年的孤独与折磨中,祂那纯粹坚韧的灵魂越来越弱,而且变得越来越虚幻。

在这样虚无缥缈,没有任何方向,只有漫无边际,永恒不休的星球之上,祂孤单单的行走着,而祂如梦如影地跟随在祂的身后,如同阴影里隐藏的竖瞳,又犹如天真浪漫的少女。祂对祂总是给予怜悯、怜爱,祂为祂那一切悲惨的遭遇而落泪,唇角的弧度,晶莹的泪水像极了史书记载里那些仁慈的圣母为那些无辜的生命祈福,希望他们可以得到救赎。可那不过是祂精心外表之下的伪装,驾临于万物之上的旧日从未拥有怜悯一说,残酷与冰冷贯穿了它们对所知的任何事物的本质,祂对待世间万物都一视同仁,利用,摧毁,疯狂,可祂唯独偏偏试图用泪水,怜悯,同情去打动这颗冰冷的蓝宝石,逢场作戏。

祂为祂所做的一切的一切,都只为了得到门先生的认同,祂由万物而生,已经知道这颗星球是一片荒芜,是一处不存在任何生命的死域,曾经如此,但是现在,这里是祂的摇篮,孕育星之匙的摇篮。皎洁的月光蒙上了血色,成为了禁锢祂黑暗的地狱,祂就这样走在无尽的星河之间,一步一步的向那扇门靠近,那个他所熟悉,也是他唯一可以依赖的门,祂抚摸上伯特利的面庞,犹如爱人般亲昵地说:"门,你是不是也想回去?告诉我,是不是?"

祂的声音是那么的温柔,仿佛可以将这个世界融化,那温暖的怀抱让伯特利的意识慢慢恢复,就仿佛只要祂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那片荒凉、冰冷的宇宙星空了,而是躺柔软的天鹅绒丝被上,华丽的羊毛毯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着淡金色的光芒。祂将继续成为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第一公爵,游历浩瀚星空的门先生,可惜,这都是祂所塑造出来的假象,这一切都是祂的谎言,他所有的美好都是建立在欺骗之上,这令祂厌恶,令祂憎恨,祂从未有过如此的愤怒,母神的温声细语好似点燃了祂许久未曾动摇过的人性,哪怕是发了疯的亚利斯塔所遭受伯特利的怒气也不过是十分之一,但是他却将那股愤怒彻底释放了出来,伯特利感受着胸腔内传来的巨大痛楚与难受,那是他在他人面前从未感受过的痛苦,这种痛苦令他感到羞辱,但这也正是那个祂所赠予的,祂所怜悯他带来的耻辱。

母神笑着,祂讽刺地笑着。

这就是伯特利的悲哀,他的悲剧,他的失败,他所遭受的屈辱都是他自找的,怪不得别人。若是祂能够安心地待在那个囚笼之中,又有谁能够触碰到祂呢?祂却偏要自视清高来漫游于宇宙的各处角落,在每一处都刻上属于祂的名字,门先生。

伯特利愤怒地吼叫着,他的声音震颤着星辰。他的怒吼使得他的灵魂都在颤抖着,他感觉自己快要被撕碎了,祂又痛苦又绝望地嘶吼着。但是那个女人却没有停止,她仍然在嘲笑着,讥笑着,她的笑声就好似一把把尖刀,深深地扎入伯特利的心脏之中。他感觉到疼痛,那种钻心的疼痛,他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都在扭曲着,痛苦着。但是那个母神却没有停止,那个声音仍然在他的脑海里回响,不断地嘲笑着伯特利的愚蠢与愚蠢,嘲笑着他的自信与自负,嘲笑着他对宇宙的藐视与轻蔑,嘲笑着他那不切实际的梦想,嘲笑着他那虚伪而愚昧的善良,嘲笑着他的贪婪,嘲笑着他所做的一切。

……

那一切再度回归沉寂了。

伯特利缓缓地张开了眼睛,他看到了母神那张令他厌恶的面孔,他看到母神那张冰冷无情的脸,他感受到了母神那毫无温度的目光,那目光就如同他曾经在宇宙之中的所见所闻一般,那冰冷无情的目光让他感觉到了深深的寒意,那是对于他的嘲弄。

伯特利的意识还处于混沌状态中,他的眼睛微微地眯起来,他感到浑身酸软,就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他的全身都在痉挛着,就像是一条濒临死亡的鱼儿,在那里挣扎着,但是这却无济于事,他的身体还在痉挛着,他的灵魂也在痉挛着,他不愿意承认这一切,也不愿意承认他的仅有的理智必须向母神屈服,他的骄傲不允许他低下头颅,亚伯拉罕的荣耀是他的信仰,它要将亚伯拉罕留在这片世界上,这片星辰上,这片宇宙之中。

所以,究竟是多愚蠢的选择呢?伯特利。你这样的愚蠢的选择,究竟值不值得呢?

母神无声的质问着这个不愿屈服的灵魂,这是祂对他的最后一次审判,祂将被永远地封印在这片星辰之上,成为那个永恒的囚徒,祂将永远被困在这片永恒的黑暗星辰之中,永远无法摆脱,直至他死去,也无法从那里逃离,他只能永远地待在此处,与祂一同共享永恒的长眠。母神最后还是没有等来伯特利的答案,祂疯了,可怜的门先生破碎的灵魂无法承受旧日的直视,再度陷入了疯狂之中,于是母神的脸上重新恢复了那副圣母的模样,仿佛刚才那个冷漠无情的女人根本就不存在,只是错觉罢了。祂的手指轻轻抚摸着伯特利的额头,轻轻地抚摸着,仿佛祂的指腹在抚摸着什么珍贵的东西,她那张美艳的面容绽放着迷人的笑颜,那笑容令人沉沦。祂那张美丽的面庞渐渐地变得扭曲了起来,就像是一朵盛开的罂粟花,妖娆,诡异,美丽,却带着致命的毒素,那张美丽的面容渐渐地扭曲,最终,祂恢复成为了祂的原样,一个不属于任何人类理解之中的怪物,身躯在渐渐的消散,逐渐地消失在这一片漆黑的夜空之中。只留下了疯掉的门先生,一遍又一遍朝虚空中呼唤着不要救我,在那黑暗的宇宙星空之中久久盘旋着,不肯离去。

好想看天尊母神和伯特利之间的修罗场啊。母神应该能够感应到天尊,但可能出于占有欲可能会把伯特利护的死死的吧,那是我的东西,怎会让你把祂当做容器。

磕母神门的我现状